藏真诚
发布日期:2016年11月14日  发布部门:党委宣传部  点击数:

 

奉日月以为盟,

昭天地以为鉴,

啸山河以为证,

敬鬼神以为凭。

 

从此山高不阻其志,

涧深不断其行,

流年不毁其意,

风霜不掩其情。

 

纵然前路荆棘遍野,

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。

 

叶澜在初识李珏时便觉得,和常年征战的天策将士讲道理,是讲不通的。虽说李珏年少时读过那么些书,但到了叶澜这里,就像是刚会说话的奶娃娃背千字文一般,不成理。

叶澜年至弱冠,便一个人离了家外出游玩,还存了些孩子心性,又仗着自小是学了武艺且能自保,不想被战事波及,被李珏从敌人刀下救回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何况是救命之恩。李珏身为带军将士,不过是偶然救下叶澜,对于叶澜所说的报恩,也并不在意,但在被叶澜追着说了几日大道理后,也算是勉强接受了叶澜提议的报恩之法,两人结为兄弟,但李珏总觉得,这报恩之法有些不合理与别扭。

叶澜是丝毫不在意,出门在外,能结识各种各样的人,对于叶澜这样的小少爷来说,是件乐事。叶澜也常听说边疆战事,亲眼所见更是才认识到生死不由人真正代表了什么。叶澜跟着李珏从战场的最后方到最前线,马蹄下踩过断肢残体。叶澜问过李珏为何要打仗,为权为名?李珏没有正面回答他,人心贪婪,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。

叶澜跟着李珏,一跟就是几年,大大小小的战役看了不少,看着热血方刚的将士冲上去与人厮杀,很多都不能活着回来,叶澜毕竟是自小生活在江南水乡的人,很多时候会想,那些将士的家眷得知亲人的死讯,会是如何的悲痛。叶澜也问过李珏些许家事,孤儿,无牵无挂,动荡时代,李珏说这很寻常,叶澜不觉得,孤儿本都该有家,李珏只说他还是天真,挺好。

仗打到后来,叶澜也没有太明白,谁胜了,谁败了,只知道去了回不来的人越来越多,李珏开始劝他回江南,叶澜觉得,佳人美景的江南,还不如战场,这是奇怪的,或许是叶澜也正血气方刚,又或是常听李珏念叨的那几句“尽诛宵小天策义,长枪独守大唐魂。长河落日东都城,铁马戎边将军坟。”叶澜曾说这结局不好,仗打完了,无牵无挂的人也该有个牵挂有个家,李珏还是说他仍天真,挺好。

后来李珏也没把叶澜劝回江南,叶澜闲暇时总念着文绉绉的诗词给李珏听,“纵然前路荆棘遍野。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。”叶澜说这就是李珏赶不走他的原因,当初救的命,用来陪他打完仗。李珏也就随叶澜说了,毕竟能不能打完,不是他说了算的。

李珏最后是没有回去,叶澜也没有,战争也没有结束,叶澜顶替了李珏的位置,和其他人一样,李珏毕竟是个普通人,敌不过生死,中了敌人的埋伏,葬在了一个名都没有的地方。

叶澜后来都很后悔当时没救下李珏,到叶澜自己也死在战场上,他都在后悔。其实叶澜当时还想对李珏说,等打完仗,一起去看看江南水乡,看看李珏他所在守护的大唐,不是堆着尸体的荒土,是有落花鸟鸣的流水。

今生今世,不离不弃。

永生永世,相许相从。

有的话是说不出的,叶澜知道,李珏也知道,就像那些文绉绉的诗词,有的,还是不念得好。

 

经管学院 刘燕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