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花开日
发布日期:2017年05月16日  发布部门:党委宣传部  点击数:

 

长安城,落英缤纷。又是一年初春日,踏雪赏花,恍然间前尘尽散,尽是惘然。
  花开花落旧时雨姑娘,你的发簪掉了。
  少女回头,俏丽的脸庞带着狡黠的笑容:“呵,大师怎知那是我的发簪?和尚腼腆地摸了摸头,许是没碰见过此等情景,一时之间竟不知何以答话。呵呵,都说出家人不打诳语,眼见就一定为实吗?是非曲直何人能解呢?话语轻落,四周的浓雾倏然弥漫了整座琉璃桥,空灵的声音愈来愈远,仿若透着一股苍老荒城的凄凉感。和尚揉了揉眼,仅模糊地看到青衫微扬,还有隐隐约约的窈窕背影。
  阿弥陀佛。
  前世轮回相思劫你可知错?
  他身着白衣,翩翩而立,手执长剑于一旁,深邃的墨瞳浸满了冰末,清冷的轮廓在落下的阳光里凝固,仿佛在她的心间狠狠地剜了一刀,毫不留情。
  错?何错之有?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,咳咳咳……”九九八十一道绝情鞭,六六三十六根腑骨针,五脏六腑皆如撕扯般疼痛。他怎会如此无情?
  刺眼的鲜血染红了青衣,顺着衣角蔓延,雪白的长生殿顿时染上醉人的深红。神本无心,何以有情?枉我天真。她苦涩的微笑隐没在道道血痕之中,继而麻木地闭上了双眼。
  小七,事实摆在眼前,你这又是何苦?
  哈哈哈,你终究,终究还是不信我!她感受到他复杂的目光掠过她的脸,或许有不忍,有心疼,有怜惜,却没有信任。渐渐失去知觉的她,仿佛看到了暮色中远去的,是年少时,他温柔的微笑。她伸手,想抓住什么,却什么也没抓到。苍白的容颜淌下一滴清泪。
  掌门,凌云剑有异!人群里兀地传来一声叫喊。他双眼微转,迷离的目光逐渐聚焦,平静的面容顿时被残忍地刻上皲裂的印痕,也许是有些不相信,他乘风而起,凌空提剑而上,随手推出一掌,风声簌簌,凌云剑上的缕缕黑气,倏然消散。史料记载,魔教的邪气,一旦沾染,便永生不散。
  原来,他错怪她了。
  回过神,他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女,万年来以淡然处世而闻名的他,此刻竟然退缩了,他甚至不敢去看伤痕累累下的那一张倔强不屈的小脸。哈哈哈……红尘乱世,浮生若梦,真真假假,谁又在乎?凌云剑!她拼尽最后一口气,抬头冲他璀璨一笑,一如多年前的那个俏皮小丫头。只是他心里莫名地不安,是一种看着她仿佛又不识她的焦躁感。猛然间,他察觉到了什么,刚想提剑阻止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利剑刺骨的呲啦声撕扯着他的心脏,喷薄而出的鲜血染红了风霜。三月份,天寒色青苍,万顷雪茫茫。
  小七!
  曲终人散会有时你这又是何必呢?
  蓝衣居士手落一子,沉寂的目光却不在棋盘上,而在对面人的眼睛里。自从失去她之后,我才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,为了她,我可以不惜一切。又落一子,十世轮回,只为换来与她的一世相遇,世人都说白衣上仙睥睨天下,冷世厌情,可……”“爱能让人生,也能让人死。我走了。他打断蓝衣居士的话,留下无人能解的棋局,挥袖而去。蓝衣居士愕然,凝视着棋局,原来爱是执念,掌门,你终究还是入了红尘。
  他知道,解这玲珑棋局只能再等一千年了。问世间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。尾声红尘之事皆缘于情。情生情灭,缘来缘去,你且谨记。
  多谢师父,弟子受教。
  阿弥陀佛,去吧。
  无花海。
  姑娘,你的发簪掉了。
  在哪儿?黎明的曙光洞穿层层叠叠的云彩,把天空撕开一线,落下的阳光淡淡地描摹着她的轮廓眉眼,明媚的笑容如漫山遍野的鲜花般浸入人心。
  额前传来丝丝清凉,花,开了。

理学院 王砾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