限之以大故——屈原的最后时刻
发布日期:2020年06月27日  发布部门:党委宣传部  点击数:

他又一次来到了江边,还是那双黯然干涩的眼,还是那张仿佛乱刀划刻过的青石般的脸,瘦弱的身裹在“肥大”的袍中,一阵江风吹来,变成了一条生气了的河豚。站了一会儿,那双伶仃的手,往头上摸索,拔下了与时下白发牵绊的簪,“南蛮,南蛮,就应该蛮出个样子来……”说着他很用力的攥着簪,仿佛能听到骨骼和玉石摩擦的声音……

“莫不是三闾大夫?”一个远远的声音随江风传来,一叶小舟飘然而近。“哦,渔者……”他的手略松了松,“多谢你娃前日送来的鱼羹。”“大人,怎么来我们这穷乡僻壤,看您憔悴的。”渔者将小舟撑到岸边,轻轻一纵便来到他身边,作了一个揖。“因为我们楚人已经不是楚人,都是醉人,糊涂啊糊涂!”他激动起来,可能是因为那豆鱼羹的力量,他还能用力的将脚跺在地上。渔者扶他在一旁的大石上坐下,笑劝道:“大人,何苦呢?不如也喝这酒,和他们一起醉。”“我不忍见乌云掩皎月,秽气遮花香。清清白白的身子怎么能穿沾满污物之衣裳。”说罢他站了起来,朝渔者摆了摆手,走了回去,嘴里含含糊糊的念叨着,听不太清,只是后来听到一句“进路北次兮,日昧昧其将暮。舒忧娱哀兮,限之以大故。”其余便一些也听不清了。

他又一次来到了江边,眼,脸,身,发,皆如死灰,就连他怀中抱的那块石头也是青灰的。他一步步向江心走去。“三闾大夫,您莫要逞强!”还是渔者的声音,远远的随江风传来。他不听,继续走着。“您清清白白的身子,却倒是这沧浪污你?还是你污这沧浪?”他稍一站,又继续向深处走去……

庚子,端午。(文/王宁)